首页 > 专题 > 零和资讯第二十期“网侠风云会”之传统媒介的生死存亡 > 网络打击大V:一次关于传统媒体辉煌重现的悖论

网络打击大V:一次关于传统媒体辉煌重现的悖论
2013-09-15 00:56:31   评论:0 点击:

网络打击大V:一次关于传统媒体辉煌重现的悖论
 

钛媒体注:社交媒体时代,传统媒体不断地被质疑,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人们,或情愿或不情愿地都隐有所觉:媒体产业变局将不可回避。(移动)互联网大潮裹挟时代的大势滚滚而来, 技术和应用场景的不断沿革,传统媒体的生态环境确实正一步步地被解构着。纸媒,作为传统媒体的典型代表,经常见诸于传统媒体式微的各种典型案例中。
 
事实上,有如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庐山,有时候从不同的角度看去,很可能会让人产生一种这样的错觉——谁说传统媒体不行了,这不正欣欣向荣这么?比如说,钛媒体作者田加刚在本文开头提到的事件,所引发的悖论思考:近期打击大V的运动,很多人从反向看,对传统媒体而言倒是一福音:传统媒体垄断消息源的局面将在短期内重现辉煌,广告量估计又会有所抬升。但由此引发的七大纸媒续命术,却与新媒体变革根本,背道而驰。
 
近期全国的打击网谣,打击大V运动,让记者们很受伤。但实际上,这场运动针对的对象十分明确,是新媒体序列中的微博、微信、qq群、bbs等,并不包括传统媒体。刘虎、格祺伟甚至包括吴虹飞老宋等等,都不是因为他在纸媒的报道出事,而都是因为在互联网上的言论惹出麻烦。
 
《京华时报》说冀中星的炸药是不小心炸的,而不是自己引爆的,造了这么大一个“谣”,也不见得会有什么事,因为它是纸媒,不是网媒,因此不在打击之列。
 
从反向的角度来看,这场运动,对中国的记者们(按照官方定义,新媒体没有记者,只有传统媒体才有记者,以总署颁发的记者证为准)倒是一个福音:传统媒体垄断消息源的局面将在短期内重现辉煌,广告量估计又会有所抬升。
 
而在之前的几年时间里,传统媒体已经被新媒体打得七零八落,人们的消息源首要是门户和微博,其次是微信,然后是qq群,但这些消息源在今后一段时间里,都只能转发报纸或电视台的新闻,自己主动作为的空间严重受限。这次运动,不妨看作是纸媒的一个续命良方。
 
当下七大纸媒续命术
 
钛媒体上有很多关于新媒体转型的讨论,我想具体研究一下以纸媒为代表的传统媒体目前还在使用着哪些续命药方?
 
一是跨行业经营,搞酒店,搞房地产开发,什么赚钱搞什么,以赚来的钱养着一帮采编人员,这是普遍做法;
 
二是一脚踏进新媒体,模仿成功运营的新媒体,赚不赚钱另说,但起码有了一个新的阵地;
 
三是进一步小众化,冷门化,窄众化,将自己变成只为极少一部分有钱人服务的媒体,甚至只为百十个人服务,够养活自己足矣;
 
四是杂志化,文摘化,大幅降低成本,不采只编,不原创只整合,不做新闻,不做调查,只做花边,只做二手三手,发行有限却也足够生存下来;
 
五是剑走偏锋,搞有偿新闻,或负面要挟,或者给一些好大喜功的领导歌功颂德换版面,帮一些部门出专刊增刊,乃至于专门为一些官员晋升服务,为其“消负”服务,由此换来发行成绩;
 
六是提高采编质量,提高调查质量,服务读者大众,赢得更多读者,从而实现广告的增加。将这摆在最后一位,是因为因此而达到续命目的之媒体确确实实不多了。
 
前述的本次打击新媒体倒是意想不到的一个新续命药方,直接从市场上把一大竞争对手(意见领袖大V们)给挤出局。
 
变革的根本,在数据,不在传播渠道
 
但以上种种,终归是“续命”,而不是“治病”或者“救命”,传统媒体将被新媒体取代是时代大趋势,无法逆转。
 
《人民日报》的评论日前引述数据称,近几年全国拆了上万个报刊亭。本人曾在重庆街头做过一个小调查,取渝北加州花园一带大约10个报刊亭为样本,发现其经营均十分惨淡,所有报纸全部滞销,平均一天能卖10份报纸算不错了。你可以算算,1天10份报,1个月也就300份,一份报纸就算赚了5毛钱,1个月也只有150块钱,这还得顶着烈日,冒着酷暑。对这个最终端来说,卖报纸可以算是他们的公益活动,他们的主业是卖其他杂物。
 
谈“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人很多,可不见得多少人说到根本上,甚至有人认为这不过是个称谓的变更,就像电视相对报纸是新媒体。实际上这是一场全新的革命,绝非仅是载体的革命,载体由报纸、电视变成网络、手机,形式由通讯、消息变成微博、自媒体,还不足以成为根本性变革。
 
根本性的变革可以概括为一句话——传统媒体,是基于小数据的传播形式,而新媒体,则是基于大数据的传播形式。
 
举个例子。
 
一个记者要调查,我国中学生一年网购要花多少钱。全国中学生约有1亿人,记者会去逐个统计然后算算花了多少钱吗?才不会。记者会随便找个学校,随便找个班级,这个班级比如60个人,调查了一下,有20个人有网购习惯,平均每人每年1000元,那么,记者就会根据这个微型调查,得出结论:中国三分之一的中学生有网购习惯,乘以1亿的基数和平均数,得出数据,全国中学生每年花3000万元进行网购。
 
这个数据准不准呢?可能一点不准,也可能很准。但这就是传统媒体的记者调查手法,基于小数据,小样本,进行宏观分析,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所有传统媒体都是如此操作的,写的都是一个个的十分具体的事件,比如陈宝成抗拆这个事件,得出中国的拆迁制度、土地制度、行政体制如何如何的结论。还比如打击大V薛蛮子,得出结论中国正在开展打击大V运动。这种调查和写作方法,基于记者的敏感性和专业性,有着相当的准确性,但有时候,却也离题十万里。
 
再以洛杉矶坠机事故为例,传统媒体的报道方式是写某个动态,若换算为“数据”,不过几K的存储量,而且总带有巨大局限,只能某时刻、某个人,无法整体呈现。换做新媒体呢,看见坠机的上百人,与此事二级相关的数千人,分析关注事件的上亿人,视频照片不可计数,它有任何一种你想知道的细节,全方位、立体化展现事件的一切,这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以T为计的数据集。
 
门户网站做新闻的特点是喜欢加“链接”,就算传统媒体的报道,这些链接一加上去,也使内容极大丰富。总之,大数据的特征是丰富性,全面性,整体性。新媒体基于大数据技术的传播形式,因此信息量丰富、全面。
 
需要注意的是,“大数据”并非“数据量”极大,它是个相对概念。如果要研究全市电梯事故的情况,全市电梯的详细情况就是大数据(几兆的字节足够),而某街道的电梯事故情况是小数据。如果要调查电梯故障的首要原因,新媒体的报道方式是穷尽一切手段,搜索关于其一切数据资料:
 
1、搜集以往出故障的事例;
 
2、搜索关于电梯事故的报道;
 
3、搜索所有电梯故障的原因分析;
 
4、研究本市电梯的数据资料。
 
新媒体的作者可能需要查找200多个以上的网页,才会给一个结论性意见和写一个新闻报道。而传统媒体则是另一种制作方向,传统媒体是采访为导向,采访若干故障电梯,采访若干市民,再采访一两个业内专家,然后行文。传统媒体也许会嘲笑新媒体只会“百度”,而新媒体也许认为传统媒体写文章过于片面,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信息本质决定了纸媒的萎缩
 
约略地说,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不同,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选题的确定。前者依据大众的搜索关键词,依据排行榜,依据读者兴趣确定。后者依据总编辑的思维确定。
 
二是新闻的制作。前者重心在个案调查和访谈,企图以典型的个体调查呈现整体,后者重点在大量资料的收集与整理,企图穷尽一切数据资料。
 
三是最后呈现的载体不同。前者不便,付费,后者简便,多免费。
 
四是经营方式也有重大差别。前者的广告是面向不特定个人的,而新媒体的广告,将日益具有点对点的特征。
 
看起来,新媒体与传统媒体似乎各有千秋,但又何以断言新媒体必然后来居上呢?这是由信息的本质决定的。
 


媒体,即传播信息的大众媒介。人们对信息的要求是:有用、丰富、准确。百度是一种新媒体,它传播的方式是搜索呈现,它盈利的模式是广告竞价排名,它提供的信息精准有用,它符合信息传播规律,所以它能充当媒体业老大。报纸上的无效无用消息太多,而且量又太少,而个体基于小数据的新闻都是盲人摸象,让人怎么去爱它。
 
另一个不好的形势是,纸媒在这个世界的知识体系之中,所占的比例是越来越小了。十年前,世界尚有三分之一的知识是储存在纸张上,而现在,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类知识是储存在纸上了,而这个比例还在进一步锐减。在这种大的背景和趋势下,为纸媒所开的各种药方,是不是都只能算是苟延残喘的续命术呢?(本文独家首发钛媒体)

错误报告  分享到: